【文化】初識吳乾亮

2019/11/4 16:26:24

     QQ截圖20191104154135.jpg                    

                        文/杜娟

                        初  

初次見到吳乾亮是朋友在半山半島海南綠泥炻陶藝術館召集舉行的一場小型傳統文化交流雅集上。席間來賓各展才藝,笛聲悠揚,琴韻入心,詩詞歌賦妙語如珠,茶香馥郁綿長。唯有角落里一人手持一罐啤酒默不作聲獨酌,頗有些眾人皆醒我獨醉的味道。經主持人介紹才知,這位就是提供此次活動場地的海南綠泥炻陶藝術館的主人吳乾亮。陶藝館里四處可見形態各異的茶器、花器、香器用具,賓客手中的茶盞便是吳乾亮老師和他弟子的親手制作。雅集接近尾聲,吳乾亮的兩罐啤酒也見了底,簡單介紹了室內陳設的作品后,吳老師慷慨地告訴來賓可以把今天各自使用的茶盞帶走,急得他的嫡傳弟子小岳一個勁地問他:“老師,你確定這些茶盞都送人?”吳老師略疑遲一下,揮了揮手說:”趁著我沒醒酒大家趕緊拿走吧”。于是,我幸運地得到了一只吳乾亮親手制作的品茗杯。

再次見到吳乾亮還是在他的炻陶藝術館,吳先生依然是光亮的額頭、細長的脖頸、一對招風耳,一雙深邃的眼睛,一件白麻衫。閑聊中說起上次的贈杯事件,他撓撓頭,笑著說徒弟小岳事后埋怨了他好幾次,那十幾只杯子都是費了很多心思做成的孤品,其中還有兩只是常來的朋友專用的,都被他一時興起送了人。

本想簡單寫篇人物專訪,但這位采訪對象與眾不同,若是按照以往的思路寫反倒容易淪為相看兩相厭的境地,索性就這著陶藝館的景致、就著茶,天馬行空地閑聊起來。

 

                     神奇的“海南綠泥”

人人都說海南綠泥陶器好,到底好在哪里呢?藝術館從一樓到二樓,四處都有陶器陳列,作品多以茶器為主。炻陶藏品展示區藏有數百件海南綠泥炻陶精品茶壺、香爐、茶杯及藝術品擺件,茶壺就有幾十款,胎體本色豐富,加之窯變效果足有七八種之多,可以說吳老師的作品形態各異,即便風格相近,但絕不相同,每件作品都是他或徒弟親手制作,這也是手工作制的獨特魅力,確保每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孤品。這些作品的原材料都是吳乾亮親自從五指山挖來的海南本地泥土,是一種純天然質染礦物原料,吳乾亮為之命名“海南 綠泥”。吳乾亮發現用綠泥制作的陶壺色澤紫中泛綠,陽光下又可幻化出多種色彩,以指輕輕擊彈壺壁,音質清純悅耳,并且,用綠泥陶壺泡的茶色、香、味皆可以保持多日不變, 據說海南綠陶壺有“開水進壺茶水出”的功能。聽聞為了驗證綠泥陶壺的這個功能,吳乾亮曾邀請幾位朋友一起做過實驗。數年前,他曾邀請三五好友帶著各自的寶貝茶壺來到他的藝術館,大家各自用自己的壺泡上同樣的一款茶,然后貼上封條存放在一處,五日之后開啟封條。開封后,唯獨綠泥陶壺里的茶湯清澈依舊,茶香濃郁。朋友們頗感驚奇,吳乾亮的綠泥陶壺得到了業內人士和愛好者的一致認可和好評.

是什么原因使綠泥陶壺有了蓄水不腐的神奇功能呢?對此吳乾亮笑著說:“綠泥壺的秘密關鍵在于制作的原材料,我的制陶技術一般,藝術構思也不值一提,而眼前這些綠泥才是真正的法寶”。

這些綠泥皆來自海南島上的五指山。

關于五指山地區盛產優質陶土,《崖州志輿地志》有過記載:“五指山深歧黎境,形如伸掌,屹立瓊崖儋萬之間,盤亙六百里,諸山皆其脈絡,上多異產,人跡所不徑……”宋·趙汝適《諸蕃志》也有記載:“……以土為釜,瓠為器……土釜至今用之,瓠瓢間以水……”。五指山境內礦產資源豐富,海南綠泥是一種深海海底泥質沉積物,經億萬年前地質變化深海綠泥移出海面。海南綠泥含有豐富的天然礦物質及結晶水與微量元素。泥性疏松不結,張力強,不易變型、可塑性強,燒結溫度為1200℃。自然陶土在不摻兌任何輔料前提下,能在1200℃燒陶成器是比較罕見的。

采泥后,他分析泥土中所含的礦物質,分子結構,乃至觀測燒制過程中溫度對泥土產生的化學反應、物理變化等等,經過反反復復的實驗,終于有了今天的“海南綠泥炻陶器”。這真是一門復雜的學科,幾年下來,一提起地質、礦物質分析,分子含量、物理變化、化學反應對燒陶的影響,吳乾亮都極其有興趣,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他是學地質學出身。

                      吳乾亮的“三不”

閑聊中,總結了吳乾亮先生的“三不”。 不想、不動、不看。一年中總有幾個月他會放空自己,不去想制陶的事情,每天就是放松,睡到自然醒,然后去菜市場買菜做飯,就此練就了一手好廚藝;有時候全國各地四處游閑逛;這段時間他根本不碰陶土,也不關注同行業內的各種信息,不去看別人的作品,更不參加任何作品的品評。

其實看似放松,他卻從未停止的思考。他的作品構思都在腦子里,制作時不會按照固定的草稿或圖紙去完成,有很大的隨機性,一旦有了創作靈感和創作情緒他會立馬返回工作室,不分晝夜的制作燒窯。在制作模胎過程中隨時會增缺補漏,甚至不小心模胎有了坑洼或殘缺的時候,他也不會刻意地去修補,反而會隨機保留這種特殊形狀,創造另一種形式美,所以他很多作品如維納斯的斷臂,給人無限遐想。

他不看業內的信息不評價別人的作品,并不是恃才自傲,而是要讓繁雜的信息經過時間的過濾沉淀下去,避免外來的信息影響自己的設計理念,他不想在自己的作品中重復他人的風格,不想自己的作品上存留他人的影子。他的作品要獨特,他要尋找更科學合理的理論支持,選擇優化更精良的原材料,遵循自然規律,等待大道至簡的時機,等待清晰的思路浮出水面,一切便水到渠成了。

問及他最滿意的作品,吳乾亮先生笑著說:“每一件都滿意,每一件都是認真付出的心血,他們是有生命的藝術品,獨特至極”。

在傳統手工制陶日漸被人們漠視的時候,他的堅守深深吸引了一位叫岳書亦的女孩。女孩專程從北京來到三亞拜吳乾亮為師,虔心學習海南綠泥瓷陶制作。幾年下來,女孩對制陶的執著和熱愛吳乾亮很是欣賞,而且這孩子也很有天分,他非常滿意這個徒弟,把自己的絕學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她。現在的吳先生很是率性從容,他說自己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他很滿足,并且看到自己手藝有了傳承更是欣慰。

吳乾亮和他的“海南綠泥炻陶”將會是海南島上獨特的一個標記。

(作者系本刊編輯部)

彩票 大盘指数k线图 上海十一选五直选三 广东11选5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怎么能快速的推广赌博 甘肃11选五胆拖玩法 盛谷策略配资 黑龙江福彩p62玩法 股票怎么注册开户 高手论坛免费精选资料 今日a股大盘走势图 广东好彩一预测推荐 微信股票微信群 一尾中特最准高手坛 高手、 甘肃11选5走势 怎么玩儿股票